人间——访郑钢校董

发布者:孙晓清发布时间:2017-06-22浏览次数:52

 

【人物简介】

  

郑钢,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毕业生

南京大学校董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公益传播中心研究员、主任

南播玩工作室董事长、总裁

南京大学郑钢基金理事长

  

20165月,捐赠伍佰万元人民币,支持南京大学心理中心的发展。

20164月,捐赠壹仟伍佰万元人民币,设立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基金”。

20163月,捐赠壹佰万元人民币,设立“新媒体项目发展基金”。

201510月,捐赠陆佰万元人民币,设立南京大学郑钢奖助学金,支持 “悦读计划”和学生社团开展活动。

20159月,捐助母校常州市北郊高级中学伍佰万元。

20155月,捐赠人民币壹仟万元,支持南京大学教育事业发展。

201411月,捐款壹佰玖十万元人民币回馈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

  

  

  

时光倒流回2004年的某个普通的周末深夜,自习室的圆钟完成了一天的任务,郑钢的笔尖悄悄地提前一毫秒跨入了第二天,习惯了这样的孤独而充实,点算完习题册上完成的任务,才能心满意足地入睡。

《垫底辣妹》里的女主角沙耶加说:“勇于挑战梦想的力量,对我来说是多么耀眼。”

保送进入匡亚明学院理科强化班后,强中之者的相互碰撞,郑钢的冲劲不减当年,“不努力不行,通常自习到十二点,成绩也在前二十间摇摆不定”。现在回想,他笑了笑“虽然工作状态很高负荷,但是很有用,既有文科的一腔热血,也有理科思维的训练。”

  

  

【梦想列车】

  

对于郑钢来说,梦想就像一班驶向光明的列车,为了到达终点,必须要先到那些特定的站点打卡。

但在临近毕业的时候,母亲的身体却被类风湿、糖尿病等各种疾病击垮,几乎失去劳动能力,治病又欠下了不少外债,为了给母亲治病,他毅然放弃了清华大学保研的机会,转头踏入就业市场。现实虽然残酷,但他却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选择茫然、落魄不安。

很快,他投身于房地产工作,担任营销策划和数据研究顾问,后来又去做了销售,不到三年,就拿下了华东销售冠军,他认为在公司熬资历是不重要的,“自己的职业规划还很长,应该先锻炼能力”。

他开始构想未来蓝图,拿出理科生的那套思维方式在草稿纸上罗列所有的如果,细细分析每一个去向给自己带来的利弊。

i)做大老板的智囊团成员,但到50岁最厉害的最高年薪也只有500万左右;

ii)自己创业开一间房地产咨询顾问或者代理销售的公司,到50岁最厉害的净利润一年估计也只有500万;

iii)但是假如当初没有放弃科研的话,到50岁的时候,做科研的天花板应该远远不只500万年薪。

所以说,既然放弃了走科研道路,那么绝对就不能混的比走科研道路还要差。

五百万收买不了郑钢的梦想,“人生止步于500万一年?这太没意思了。”

权衡之下,辞去稳定的工作,郑钢在11年和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专门做职业金融投资人,然而那时候只是在公司里做辅助性工作,并没有实际深入到核心。不到一年半它就倒闭,之前赚的钱也全部打水漂。

从销售冠军到无业游民,“你好歹南大毕业的,怎么能混日子,至少要交五险一金” ,面对父母对自己的“最低要求”,郑钢只好到常州一家证券公司上班,专门拉人开户,拿着一千块钱的工资不过是为了让父母安心。

由于不用坐班,他将目光投入了金融市场,利用大把时间钻研股票,并且去专业市场挨家挨户发名片、打陌生电话,和别人聊一聊股票政策之类的话题,就这样拉到了不少客户。像高三的每个日日夜夜,当时的他每天还是钻研到12点才睡觉,为了梦想忙碌而充实,没有所谓的周末。

  

  

  

【“没有梦想,就是咸鱼一条”

  

创业对于郑钢来说是更有机会一夜暴富的可能。尽管大多数人对“暴富”抱有一定的偏见,穿着运动服的他,谈论起来自己当时的梦想,仍然一如当年的热血男孩,“那就是赚钱,朝着巴菲特努力。”

13年到15年间,股票的牛市,让郑钢的梦想列车开始加速前行。就像范范那首《最初的梦想》里写的“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最想要去的地方;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最初的梦想绝对会到达。” 对他来说,这么多年的酸甜苦辣就只一句“无所谓”,结果,才是最重要。

  

  

  

【公益活动

  

家里的贫穷让刚上大学的郑钢对于金钱十分小心翼翼,每一笔钱,就算数额再小,在他眼里都算一笔巨款。“如果没有学校的奖学金,那我肯定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在勤工俭学上。”

当年那个小男孩把这些都记在心里,在赚到人生中的第一个一千万后,他捐出了200万,但当时校方却不想接受他的捐款,因为从来没有听到过资产1000万的校友一次却捐了200万的。他腼腆地笑了一下,“还是要感谢学校给了我那么多帮助。”

成为中国的巴菲特是他的梦想,但挥霍却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我花的钱其实很少,我一定会捐出去的。”

当他又赚到一千万的时候,他给校领导打了一通电话,跟他说“我想给学校捐一栋楼”,后来这一千万作于支持南京大学教育事业发展的用途,于是鼓楼的教学楼都装上了空调,他调侃地说,“我当年在鼓楼的教学楼看书还差点中暑了”。

对郑钢来说,南大不只是培养他的地方,这里还有他的理想和骄傲。大学最难忘的社团经历就是为了活动,作为贫困生的他忍痛贴钱办好它。“有些社团活动根本没办法拉到外联,还是要支持他们一把”,于是成立了社团发展基金,弥补了学生时代的遗憾。

而他做的远不止这些,学生奖助学金、亚太发展研究基金、“阅读计划”、南播玩、精英培训营……郑钢以行代言,将自己所收益的一切传递给更多的南大学子……

  

  

  

【梦想之外,还有生活】

  

谈到生活,郑钢就像高中时期的大男孩,热爱动漫,热血动漫让他变得积极向上,还为了喜欢的日产游戏,专门去学日语,面前30岁的男人,一下子就变成邻家大哥哥。

记者开玩笑地问了一下郑钢那次参加江苏卫视“非诚勿扰”的“惨淡”经历。他丝毫不在乎被提起“伤心往事”,而是笑着调侃:“自己就是“屌丝”,反正也不会选上,就开玩笑去面试,没想到就被录取上节目了。”当时的郑钢没有钱,虽然上台的时候非常尴尬,但他坦言:“当初也没想过会上非诚勿扰去找女朋友。“

  

  

【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

  

不着重于眼前的利益,“我希望做更多有用的事情,并且让他发扬光大。”他的眼中充满了灼热的憧憬。就像屏幕前的沙耶加,“充满自信地继续说出你梦想的力量。”

我要为社会做事情,做财富的搬运工,把钱花到最需要的地方。”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通过创办南播玩、设立亚太基金、赞助慕课课程、心理中心等等,郑钢正在不断阐释着属于他自己的精神特质——理想、奋斗、感恩、情怀,用多种多样的方式把正能量传递到青年一代……

  

  

原文来自南大青年微信

采访/夏筱君

文字/李丽晴 苏姝雅

图片/郑钢 戴笑凡 周嘉珺

美编/吴璠

责编/刘彦

  

  

×

人间——访郑钢校董

发布者:孙晓清发布时间:2017-06-22浏览次数:52

 

【人物简介】

  

郑钢,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毕业生

南京大学校董

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院公益传播中心研究员、主任

南播玩工作室董事长、总裁

南京大学郑钢基金理事长

  

20165月,捐赠伍佰万元人民币,支持南京大学心理中心的发展。

20164月,捐赠壹仟伍佰万元人民币,设立南京大学“亚太发展研究基金”。

20163月,捐赠壹佰万元人民币,设立“新媒体项目发展基金”。

201510月,捐赠陆佰万元人民币,设立南京大学郑钢奖助学金,支持 “悦读计划”和学生社团开展活动。

20159月,捐助母校常州市北郊高级中学伍佰万元。

20155月,捐赠人民币壹仟万元,支持南京大学教育事业发展。

201411月,捐款壹佰玖十万元人民币回馈南京大学匡亚明学院。

  

  

  

时光倒流回2004年的某个普通的周末深夜,自习室的圆钟完成了一天的任务,郑钢的笔尖悄悄地提前一毫秒跨入了第二天,习惯了这样的孤独而充实,点算完习题册上完成的任务,才能心满意足地入睡。

《垫底辣妹》里的女主角沙耶加说:“勇于挑战梦想的力量,对我来说是多么耀眼。”

保送进入匡亚明学院理科强化班后,强中之者的相互碰撞,郑钢的冲劲不减当年,“不努力不行,通常自习到十二点,成绩也在前二十间摇摆不定”。现在回想,他笑了笑“虽然工作状态很高负荷,但是很有用,既有文科的一腔热血,也有理科思维的训练。”

  

  

【梦想列车】

  

对于郑钢来说,梦想就像一班驶向光明的列车,为了到达终点,必须要先到那些特定的站点打卡。

但在临近毕业的时候,母亲的身体却被类风湿、糖尿病等各种疾病击垮,几乎失去劳动能力,治病又欠下了不少外债,为了给母亲治病,他毅然放弃了清华大学保研的机会,转头踏入就业市场。现实虽然残酷,但他却没有像大多数人一样选择茫然、落魄不安。

很快,他投身于房地产工作,担任营销策划和数据研究顾问,后来又去做了销售,不到三年,就拿下了华东销售冠军,他认为在公司熬资历是不重要的,“自己的职业规划还很长,应该先锻炼能力”。

他开始构想未来蓝图,拿出理科生的那套思维方式在草稿纸上罗列所有的如果,细细分析每一个去向给自己带来的利弊。

i)做大老板的智囊团成员,但到50岁最厉害的最高年薪也只有500万左右;

ii)自己创业开一间房地产咨询顾问或者代理销售的公司,到50岁最厉害的净利润一年估计也只有500万;

iii)但是假如当初没有放弃科研的话,到50岁的时候,做科研的天花板应该远远不只500万年薪。

所以说,既然放弃了走科研道路,那么绝对就不能混的比走科研道路还要差。

五百万收买不了郑钢的梦想,“人生止步于500万一年?这太没意思了。”

权衡之下,辞去稳定的工作,郑钢在11年和朋友一起创办了一家投资公司,专门做职业金融投资人,然而那时候只是在公司里做辅助性工作,并没有实际深入到核心。不到一年半它就倒闭,之前赚的钱也全部打水漂。

从销售冠军到无业游民,“你好歹南大毕业的,怎么能混日子,至少要交五险一金” ,面对父母对自己的“最低要求”,郑钢只好到常州一家证券公司上班,专门拉人开户,拿着一千块钱的工资不过是为了让父母安心。

由于不用坐班,他将目光投入了金融市场,利用大把时间钻研股票,并且去专业市场挨家挨户发名片、打陌生电话,和别人聊一聊股票政策之类的话题,就这样拉到了不少客户。像高三的每个日日夜夜,当时的他每天还是钻研到12点才睡觉,为了梦想忙碌而充实,没有所谓的周末。

  

  

  

【“没有梦想,就是咸鱼一条”

  

创业对于郑钢来说是更有机会一夜暴富的可能。尽管大多数人对“暴富”抱有一定的偏见,穿着运动服的他,谈论起来自己当时的梦想,仍然一如当年的热血男孩,“那就是赚钱,朝着巴菲特努力。”

13年到15年间,股票的牛市,让郑钢的梦想列车开始加速前行。就像范范那首《最初的梦想》里写的“最初的梦想紧握在手上;最想要去的地方;怎么能在半路就返航;最初的梦想绝对会到达。” 对他来说,这么多年的酸甜苦辣就只一句“无所谓”,结果,才是最重要。

  

  

  

【公益活动

  

家里的贫穷让刚上大学的郑钢对于金钱十分小心翼翼,每一笔钱,就算数额再小,在他眼里都算一笔巨款。“如果没有学校的奖学金,那我肯定需要花费很多时间在勤工俭学上。”

当年那个小男孩把这些都记在心里,在赚到人生中的第一个一千万后,他捐出了200万,但当时校方却不想接受他的捐款,因为从来没有听到过资产1000万的校友一次却捐了200万的。他腼腆地笑了一下,“还是要感谢学校给了我那么多帮助。”

成为中国的巴菲特是他的梦想,但挥霍却并不是他的最终目的。“我花的钱其实很少,我一定会捐出去的。”

当他又赚到一千万的时候,他给校领导打了一通电话,跟他说“我想给学校捐一栋楼”,后来这一千万作于支持南京大学教育事业发展的用途,于是鼓楼的教学楼都装上了空调,他调侃地说,“我当年在鼓楼的教学楼看书还差点中暑了”。

对郑钢来说,南大不只是培养他的地方,这里还有他的理想和骄傲。大学最难忘的社团经历就是为了活动,作为贫困生的他忍痛贴钱办好它。“有些社团活动根本没办法拉到外联,还是要支持他们一把”,于是成立了社团发展基金,弥补了学生时代的遗憾。

而他做的远不止这些,学生奖助学金、亚太发展研究基金、“阅读计划”、南播玩、精英培训营……郑钢以行代言,将自己所收益的一切传递给更多的南大学子……

  

  

  

【梦想之外,还有生活】

  

谈到生活,郑钢就像高中时期的大男孩,热爱动漫,热血动漫让他变得积极向上,还为了喜欢的日产游戏,专门去学日语,面前30岁的男人,一下子就变成邻家大哥哥。

记者开玩笑地问了一下郑钢那次参加江苏卫视“非诚勿扰”的“惨淡”经历。他丝毫不在乎被提起“伤心往事”,而是笑着调侃:“自己就是“屌丝”,反正也不会选上,就开玩笑去面试,没想到就被录取上节目了。”当时的郑钢没有钱,虽然上台的时候非常尴尬,但他坦言:“当初也没想过会上非诚勿扰去找女朋友。“

  

  

【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

  

不着重于眼前的利益,“我希望做更多有用的事情,并且让他发扬光大。”他的眼中充满了灼热的憧憬。就像屏幕前的沙耶加,“充满自信地继续说出你梦想的力量。”

我要为社会做事情,做财富的搬运工,把钱花到最需要的地方。”有一份光,就发一份热,通过创办南播玩、设立亚太基金、赞助慕课课程、心理中心等等,郑钢正在不断阐释着属于他自己的精神特质——理想、奋斗、感恩、情怀,用多种多样的方式把正能量传递到青年一代……

  

  

原文来自南大青年微信

采访/夏筱君

文字/李丽晴 苏姝雅

图片/郑钢 戴笑凡 周嘉珺

美编/吴璠

责编/刘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