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徐竹生教授丨坎坷竹有不屈骨 重建信管妙生花

发布者:孙晓清发布时间:2016-05-16浏览次数:157


总以为名字里带有“竹”字的人,尤其是老一辈的教授,必定是清高、傲气的,然而与徐竹生老教授的接触推翻了这个想法——初闻时甚为崇拜,初见时竟是亲切和蔼,详谈后被其被其智慧所折服,最后回忆起整个过程,颇觉荡气回肠,有些感慨。这是一位老人,一位学生,一位助教,一位元老,一位教授,一位捐赠人,一位生活家的故事剪辑。



【有位老人】

对徐竹生老教授的第一印象是和蔼,真真的和蔼,打电话过去询问适宜拜访的时间,因为担心老人家要不要午睡什么的。徐老师在电话那头一直强调,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还一直谢谢我们。本来因为不熟悉而忐忑的心思,一下子被拉近了。

416日下午两点多钟,辗转来到老先生的住处,家里只有徐教授一个人,他给我们开了门,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第一眼觉得徐教授虽然头发纯白但精神尚佳,约莫七十岁的样子,后来问了年纪,才惊觉他已经八十五岁高龄了。也许是知识与心态会让人年轻吧。

采访大约进行了四个小时,其实说采访并不准确。因为几乎是徐教授在讲,讲他的人生经历,讲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恢复建系时的旧事,徐教授用“大起大落,什么样的酸甜苦辣都尝过了”,来形容自己的一生。也的确,这样丰富的一生,又岂是一个下午能说完的呢。再怎么样,也不过是长话短说罢了。有幸将故事记录下来,愿后来的人从中能有一点感动或细微的收获。一位老人的故事,又不仅仅是一位老人。



【有位学生】

故事要从1950年开始讲起,那时候的徐竹生正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从江苏省常州中学考入南大的他,选择了俄罗斯文学作为自己的专业。他回忆说,当时南京大学的学习氛围特别好,所有的课程都开放供选择,几乎随意走进一个教室,就是令人仰慕的名家在授课,学习成了最渴望的事情。当时学校的要求是一个学期学满24个学分,但他想学习的课程实在太多,一个学期下来,足足修了48个学分,还旁听了许许多多的课,兼学俄语,法语,德语和英语。同期还担任校刊的总编,尽管事情很多但完完全全乐在其中。那时的徐竹生,和现在所有的大学生一样,充满了对学术的向往也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有位助教】

毕业后的徐竹生因为表现优异,留校成为了一名助教。然而不平凡的人的一生大概也注定是多灾多难的。1957年大概是故事的转折。因为时代因素,徐竹生被打成右派,参加了23年劳动改造。

文革时期,徐竹生又被下放到农场,白天做工,晚上在夜深人静、大家都睡去了的时候,他就大声朗读外语,俄语,法语,德语、英语,轮换着来。“要是刮风下雨的时候,我就把带去的萧和笛子拿出来吹。”正是这份无论何时都不放弃学习的精神,让徐竹生在坚强生活的同时,也保持了学术上的进步。

直到1979年,徐竹生终于又一次踏进了南大。此时四十八岁的他仍然是一名助教,却也是南大当时罕有的精通四门外语的极优秀的教师了。



【有个元老】

采访前我们就知道,徐教授是如今的南大信息管理学院当年恢复建系的元老之一。但关于精通外语的他如何加入了当时的图书馆系的筹建,大概用“机缘巧合”四个字解释更为恰当吧。

一心想要“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的徐教授,其实当初最想去的还是外国语学院,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落实。是金子总会发光,由于代课表现异常出众,多个学院都动了把徐教授招为己用的心思。

与其他院系直接去要人不同,当时的图书馆馆长想了更为迂回巧妙的方法。他请来了当时的匡亚明校长和章徳书记,讲述了自己对图书馆学未来发展的规划。他说,南大应该像西方学习,建立现代的图书馆学。这一想法得到了校长的大力支持。他借此提出,自己已经物色好了精通四门外语的徐竹生教授,相信他能更好地了解国外图书馆学的发展模式,推动南大图书馆学的建立。由此,校长和书记成了“说客”,徐教授也顺理成章地加入了图书馆学的重建工作。

 “刚开始对图书馆学一窍不通,觉得图书馆不就是借书还书的吗,能有什么呢。”不过,徐教授很快就制定了详细的筹建计划。先是带着一位修读过图书馆学的老师花费了四天时间,遍访北大、武大、华中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学校,研究其他学校图书馆学的教学计划和方法,希望能得到启发。后来在上海大学,学校购买的一台打字机让徐教授眼前一亮,“要让同学们能动手操作”。

说起来容易,资金来源却成了一大难题。徐教授说,自己的一大优点就是大胆,“没有钱,就到处去要钱。”至此,徐教授踏上了去档案局、教育部等地方的筹款之路。他凭籍自己有关未来图书馆学的独到理念,筹到了一笔笔的建设资金。教育部曾经每年特批徐教授5万元用于教学设备的引进。在徐教授的努力下,当年的图书馆学系一共建立了八个实验室,引进了国外最新的设备。当时的新设备十分昂贵,一台计算机达到四万元的价格。最初实验室引进了两台,后来逐步增加到四台,六台。可以说,在当时创造了很好的科研环境。



【有位教授】

在授课方面,徐教授也是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他亲自教授英语,对学生们的要求非常之高。他戏言,当他的学生,真是太苦了。“别的系英语只学习两年,我们系要学习四年”,“考试之前同学来问范围,范围就是cover to cover,从封面到封底”,在徐教授的严格要求下,同学们的基本功都十分扎实。同时,徐教授还把当时计算机系有关检索与自动化的课程列入到图书馆学系的学习范围内,最终,这方面的课程组也从计算机系移入图书馆学系了。

当年和徐教授一起并肩作战的同学们,许多也成了现在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的中坚力量,如沈固朝教授、叶继元教授、华薇娜教授、陈雅副院长等等。徐教授自己也“拼了命地干”,他到世界各地宣讲、传播自己“未来图书馆”的理论和观点。“未来图书馆”理论认为,将来的图书馆将会逐步以电子化代替纸质化。徐教授超前的理论和精湛的外语水平获得了国外专家的充分认可。

同时,他还致力于编著《英语谚语大词典》,“就在自家的阳台上,一张小板凳,一张小桌子,八瓦的灯泡”。这本高质量的工具书收录了从十二世纪至今的英语谚语,历时二十三年终于问世。




【有位捐赠人】

在徐教授家一张桌子的玻璃台面下压着一份捐赠文件,大意是“南京大学毕业于外文系的徐竹生捐赠20万元给南京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主要用于奖励信息管理学院与大学外语部的优秀青年教师”。徐教授告诉我们,这是前几天刚刚落实的事情。

徐教授坦言,由于时代、境遇对自己有所影响,但对南京大学的情感从未改变过,正是南大自由的校风、宽广的胸怀,才能够让自己取得这样的成绩。“其实本来想捐更多的,但家人、朋友啊都说,你是疯了吗,你还要不要过了。我说,我高兴!”

徐教授说,自己身上的倔强和率真也是受南京大学的影响。有来看望他的朋友形容他,南大人,就是这个味道。



【有位生活家】

作为上个世纪走过来的学者,艰苦朴素、满腹经纶是他们这一代人得标签,也许很少有人将生活之乐当做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回顾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徐教授说平生有四件得意事:一是将信息管理学系恢复建系;二是提出了“未来图书馆”的理论,并得以在世界各国宣讲传播;三是编著了《英语谚语大词典》;四是热爱摄影的他走遍名山大川,拍摄了一系列作品。其中挑选了七十余幅摄影作品,在南大图书馆800多平方米的区域展出。

除此之外,徐教授的业余生活也是非常丰富的。除了摄影的爱好外,他还收集了大量的唱片,并把它们都编了目录,家里也有一台老式的留声机。他说自己的一生,也算活得有滋有味,就算不知道哪一天会离开人世了,也一定是高兴的、不带有遗憾的。



采访到了尾声,徐教授反复强调,要是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随时找他,他非常愿意继续发光发热,老教授的一片赤子之心啊,让我们感动得不知道该报以怎样的答复。

而在这采访的四个小时中,徐教授提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凡事讲究一个“心想事成”,心想了,事才能成。“我就是你们的榜样啊,你看我,对图书馆学一窍不通,不也办成了吗,凡事啊,要想着去做,拼命去完成,总会好的”。

是啊,愿所有肩负梦想与使命的人,都能心想事成!




文:信息管理学院/周思佳、朱玥

指导老师:信息管理学院/范利群

 责编:王赫

  

  

×

访徐竹生教授丨坎坷竹有不屈骨 重建信管妙生花

发布者:孙晓清发布时间:2016-05-16浏览次数:157


总以为名字里带有“竹”字的人,尤其是老一辈的教授,必定是清高、傲气的,然而与徐竹生老教授的接触推翻了这个想法——初闻时甚为崇拜,初见时竟是亲切和蔼,详谈后被其被其智慧所折服,最后回忆起整个过程,颇觉荡气回肠,有些感慨。这是一位老人,一位学生,一位助教,一位元老,一位教授,一位捐赠人,一位生活家的故事剪辑。



【有位老人】

对徐竹生老教授的第一印象是和蔼,真真的和蔼,打电话过去询问适宜拜访的时间,因为担心老人家要不要午睡什么的。徐老师在电话那头一直强调,随便什么时候都可以,还一直谢谢我们。本来因为不熟悉而忐忑的心思,一下子被拉近了。

416日下午两点多钟,辗转来到老先生的住处,家里只有徐教授一个人,他给我们开了门,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第一眼觉得徐教授虽然头发纯白但精神尚佳,约莫七十岁的样子,后来问了年纪,才惊觉他已经八十五岁高龄了。也许是知识与心态会让人年轻吧。

采访大约进行了四个小时,其实说采访并不准确。因为几乎是徐教授在讲,讲他的人生经历,讲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恢复建系时的旧事,徐教授用“大起大落,什么样的酸甜苦辣都尝过了”,来形容自己的一生。也的确,这样丰富的一生,又岂是一个下午能说完的呢。再怎么样,也不过是长话短说罢了。有幸将故事记录下来,愿后来的人从中能有一点感动或细微的收获。一位老人的故事,又不仅仅是一位老人。



【有位学生】

故事要从1950年开始讲起,那时候的徐竹生正是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从江苏省常州中学考入南大的他,选择了俄罗斯文学作为自己的专业。他回忆说,当时南京大学的学习氛围特别好,所有的课程都开放供选择,几乎随意走进一个教室,就是令人仰慕的名家在授课,学习成了最渴望的事情。当时学校的要求是一个学期学满24个学分,但他想学习的课程实在太多,一个学期下来,足足修了48个学分,还旁听了许许多多的课,兼学俄语,法语,德语和英语。同期还担任校刊的总编,尽管事情很多但完完全全乐在其中。那时的徐竹生,和现在所有的大学生一样,充满了对学术的向往也充满了对未来的憧憬。



【有位助教】

毕业后的徐竹生因为表现优异,留校成为了一名助教。然而不平凡的人的一生大概也注定是多灾多难的。1957年大概是故事的转折。因为时代因素,徐竹生被打成右派,参加了23年劳动改造。

文革时期,徐竹生又被下放到农场,白天做工,晚上在夜深人静、大家都睡去了的时候,他就大声朗读外语,俄语,法语,德语、英语,轮换着来。“要是刮风下雨的时候,我就把带去的萧和笛子拿出来吹。”正是这份无论何时都不放弃学习的精神,让徐竹生在坚强生活的同时,也保持了学术上的进步。

直到1979年,徐竹生终于又一次踏进了南大。此时四十八岁的他仍然是一名助教,却也是南大当时罕有的精通四门外语的极优秀的教师了。



【有个元老】

采访前我们就知道,徐教授是如今的南大信息管理学院当年恢复建系的元老之一。但关于精通外语的他如何加入了当时的图书馆系的筹建,大概用“机缘巧合”四个字解释更为恰当吧。

一心想要“从哪里跌倒从哪里爬起”的徐教授,其实当初最想去的还是外国语学院,但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落实。是金子总会发光,由于代课表现异常出众,多个学院都动了把徐教授招为己用的心思。

与其他院系直接去要人不同,当时的图书馆馆长想了更为迂回巧妙的方法。他请来了当时的匡亚明校长和章徳书记,讲述了自己对图书馆学未来发展的规划。他说,南大应该像西方学习,建立现代的图书馆学。这一想法得到了校长的大力支持。他借此提出,自己已经物色好了精通四门外语的徐竹生教授,相信他能更好地了解国外图书馆学的发展模式,推动南大图书馆学的建立。由此,校长和书记成了“说客”,徐教授也顺理成章地加入了图书馆学的重建工作。

 “刚开始对图书馆学一窍不通,觉得图书馆不就是借书还书的吗,能有什么呢。”不过,徐教授很快就制定了详细的筹建计划。先是带着一位修读过图书馆学的老师花费了四天时间,遍访北大、武大、华中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学校,研究其他学校图书馆学的教学计划和方法,希望能得到启发。后来在上海大学,学校购买的一台打字机让徐教授眼前一亮,“要让同学们能动手操作”。

说起来容易,资金来源却成了一大难题。徐教授说,自己的一大优点就是大胆,“没有钱,就到处去要钱。”至此,徐教授踏上了去档案局、教育部等地方的筹款之路。他凭籍自己有关未来图书馆学的独到理念,筹到了一笔笔的建设资金。教育部曾经每年特批徐教授5万元用于教学设备的引进。在徐教授的努力下,当年的图书馆学系一共建立了八个实验室,引进了国外最新的设备。当时的新设备十分昂贵,一台计算机达到四万元的价格。最初实验室引进了两台,后来逐步增加到四台,六台。可以说,在当时创造了很好的科研环境。



【有位教授】

在授课方面,徐教授也是有着自己的独到之处。他亲自教授英语,对学生们的要求非常之高。他戏言,当他的学生,真是太苦了。“别的系英语只学习两年,我们系要学习四年”,“考试之前同学来问范围,范围就是cover to cover,从封面到封底”,在徐教授的严格要求下,同学们的基本功都十分扎实。同时,徐教授还把当时计算机系有关检索与自动化的课程列入到图书馆学系的学习范围内,最终,这方面的课程组也从计算机系移入图书馆学系了。

当年和徐教授一起并肩作战的同学们,许多也成了现在南京大学信息管理学院的中坚力量,如沈固朝教授、叶继元教授、华薇娜教授、陈雅副院长等等。徐教授自己也“拼了命地干”,他到世界各地宣讲、传播自己“未来图书馆”的理论和观点。“未来图书馆”理论认为,将来的图书馆将会逐步以电子化代替纸质化。徐教授超前的理论和精湛的外语水平获得了国外专家的充分认可。

同时,他还致力于编著《英语谚语大词典》,“就在自家的阳台上,一张小板凳,一张小桌子,八瓦的灯泡”。这本高质量的工具书收录了从十二世纪至今的英语谚语,历时二十三年终于问世。




【有位捐赠人】

在徐教授家一张桌子的玻璃台面下压着一份捐赠文件,大意是“南京大学毕业于外文系的徐竹生捐赠20万元给南京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主要用于奖励信息管理学院与大学外语部的优秀青年教师”。徐教授告诉我们,这是前几天刚刚落实的事情。

徐教授坦言,由于时代、境遇对自己有所影响,但对南京大学的情感从未改变过,正是南大自由的校风、宽广的胸怀,才能够让自己取得这样的成绩。“其实本来想捐更多的,但家人、朋友啊都说,你是疯了吗,你还要不要过了。我说,我高兴!”

徐教授说,自己身上的倔强和率真也是受南京大学的影响。有来看望他的朋友形容他,南大人,就是这个味道。



【有位生活家】

作为上个世纪走过来的学者,艰苦朴素、满腹经纶是他们这一代人得标签,也许很少有人将生活之乐当做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回顾几十年的风风雨雨,徐教授说平生有四件得意事:一是将信息管理学系恢复建系;二是提出了“未来图书馆”的理论,并得以在世界各国宣讲传播;三是编著了《英语谚语大词典》;四是热爱摄影的他走遍名山大川,拍摄了一系列作品。其中挑选了七十余幅摄影作品,在南大图书馆800多平方米的区域展出。

除此之外,徐教授的业余生活也是非常丰富的。除了摄影的爱好外,他还收集了大量的唱片,并把它们都编了目录,家里也有一台老式的留声机。他说自己的一生,也算活得有滋有味,就算不知道哪一天会离开人世了,也一定是高兴的、不带有遗憾的。



采访到了尾声,徐教授反复强调,要是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随时找他,他非常愿意继续发光发热,老教授的一片赤子之心啊,让我们感动得不知道该报以怎样的答复。

而在这采访的四个小时中,徐教授提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凡事讲究一个“心想事成”,心想了,事才能成。“我就是你们的榜样啊,你看我,对图书馆学一窍不通,不也办成了吗,凡事啊,要想着去做,拼命去完成,总会好的”。

是啊,愿所有肩负梦想与使命的人,都能心想事成!




文:信息管理学院/周思佳、朱玥

指导老师:信息管理学院/范利群

 责编:王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