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宗师,平淡一生深处行——访陈洪渊院士

发布者:孙晓清发布时间:2017-05-07浏览次数:167

诚意进取 | 一代宗师,平淡一生深处行

——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陈洪渊院士专访

  

他是为我国科学事业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更是在南京大学执教逾半世纪,勇挑重担带领南大分析化学专业激流勇进的学科带头人;

他是桃李满天下,培养出一批批化学领域科研中坚力量的老师,更是心系南大发展,激励青年人勇攀科研高峰的奖学基金设立者。

他是我国分析化学领域泰斗——陈洪渊院士。



今年3月份,陈洪渊院士在弟子倡议下,慷慨解囊发起设立了南京大学陈洪渊奖学基金,为了回馈母校的培养,更为了激励青年学子勇攀科研高峰。


薛海林副校长向陈洪渊院士颁发感谢状

  

近日,南小研有幸采访到了已是八十岁高龄的陈老,让我们一起来探寻陈老的科研人生,以及他对科研、教学、生活、爱情的理念。


家国情怀:勇挑重担、奉献一生

出生在动荡年间的陈洪渊院士一生历经许多波折,学业也几经停歇才终得始终。

陈洪渊院士说,“我与同龄人不太一样,做过许多事。我搞过电子仪器、下过乡、管食堂的会计与“厨师”、办过生产半导体硅的工厂、教过工农兵学员,但从事真正意义上的科研应该还是出国留学回来以后。”



90年代以前,南京大学分析化学的主要学术带头人是高鸿院士。在他和其他前辈的带领下,南京大学分析化学专业在全国排名前三位,并在1987年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

然而,进入90年代后,兄弟院校奋起直追,高鸿院士等老前辈又相继离校或退休,学科人才青黄不接,南京大学分析化学专业的发展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面对困难和压力,陈洪渊院士毅然担负起了领导重担。

他在团结本校师生的同时注重人才的引进,集多方力量,先后创建了南京大学分析科学研究所、生命分析化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和生命分析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形成了以分析化学学科为核心,相关学科相互交叉合作的强大研究团队。为我国分析化学发展、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谈到这些了不起的成就,陈洪渊院士笑说自己从来没想过会做成今天的样子,或被评为院士获得大家的尊敬。

更多的是应该感谢学校、院系对我的支持,成就不是我个人的,是共事者的心血,是精诚团结的结果。”

谈及一直坚持科研这条路时,陈洪渊院士说,虽然现在用“报效祖国,为科学事业奋斗终生”这句话来勉励青年学者有些距离感,但这在他们读书的那个年代却是主基调。

这一路走来,他的研究方向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当然有自己的研究兴趣,但实际谈不上;更多的是考虑适应形势,与时俱进,关注我国化学学科发展的大方向。他愿意为了国家学科的发展和繁荣做出自己的牺牲和贡献。



 

传道授业:因材施教、桃李满园

作为南京大学分析化学专业的学科带头人,陈洪渊院士非常重视人才的培养,他曾当选全国模范教师、江苏省优秀研究生导师,又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并获国家“五一劳动”奖章,更是在2015年获得《Nature》杰出导师终身成就奖。


Nature》杰出导师奖颁奖仪式


陈洪渊院士认为,作为导师仅仅传授知识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教会学生把握立身之本,建立科学的思维方式,培养他们独立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他曾经说过,“每个学生都是独立的、有思想的人,在科学研究上一个好的导师应该培养他们成为有独立钻研能力的骏马,而不是惟命是从的绵羊。”

一方面,陈洪渊院士积极鼓励学生去多方面地学习除化学之外的基础学科的知识,比如物理、数学、生命科学等,培养他们在坚实知识基础之上的强独立性和创造性。

实际上,陈洪渊院士自己也正是这种方法的受益者。他总是愿意随时根据工作需要服从组织分配,结果却获得许多学习机会。

在本科的放射化学专业学习时,除了化学的各种基础课程之外,多学了核物理、放射化学、电子学、无线电测量等课程。后来,学校决定他作为预备教师留校并分配他到分析化学教研室任教后,又被派到当时物理系举办的两年制“无线电师训班”脱产学习二年,学了无线电理论、数学物理方程、应用电子学、脉冲技术等课程。这为他之后在涉及其他学科的前沿领域取得重要成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陈洪渊院士(中)在研究室指导学生工作


另一方面,陈洪渊院士总是鼓励自然科学类学生要关注人文科学,多读点哲学与文艺作品,提高文学素养与语言表达水平;遇到各类问题要从不同角度去思考。陈老告诉我们,他经常会从《孙子兵法》中获得处理问题的灵感。


诚意进取:实事求是,淡泊名利

对于陈老而言,几十年来获得的表彰和荣誉不胜枚举,但这些嘉奖却从来不曾成为他引以为傲的资本,相反,他坚持“实事求是,淡泊名利”的做人准则,将生活过得简单而从容。

今年已经80岁高龄的他,家住在鼓楼,却仍然坚持每天早晨9点到仙林校区的学院上班,下午6点离开学校。晚饭过后,陈老会继续处理科研工作直至晚休。

这是他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轨迹——没有花俏而浮夸内容的堆砌,却最能体现出一位科学家严谨而朴素的生活态度。


老先生有时会在办公室的书桌上写一写字


采访过老先生的媒体有许多,但他接受采访更多的是希望以自己为媒介,推动我国分析化学的研究进展和大众对该学科的了解。他并不在意这些个人的光环,反而常常为一些媒体的“夸大”而感到心急。

他告诉我们,曾经有媒体报道他因为得奖受到中央领导人的“接见”,但老先生却给我们一再强调他只是和其他科学家一起受到国家主席的“集体接见”、合影,这与单独“接见”二者之间有本质区别,这样夸大其词的报道在老先生看来,过于吹嘘而虚假,非常不真实。


生活理念:眼光、胸怀与谋略

问及陈老先生的生活理念,他说到了这个年纪,早已把一切看得很淡了。但他并不赞同“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的宿命论,认为这句话需要辩证地看待——人的一生中,一方面需要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去实现抱负,一方面要明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最后成功与否受各种因素的影响,故不要过于苛求;但在追逐的过程中,你总会收获许多珍贵的经验,只要努力了,你有成果总会被人看到。



先生告诉我们,平时给学生们讲的做科研需要铭记的三个词语:眼光、胸怀和谋略,这三个词语也一样适用于我们的生活。

眼光——无论是科研还是对待人生,都不能鼠目寸光,要有宽阔的视野,不局限于眼前得失,要志存高远。

在陈老读书的那个年代,学者们始终将国家放在第一位,将个人放在后面,陈老当年最初选择核物理专业也正因如此。

陈老坦言,现今个人的自由发展得到包容以至提倡,这是时代在发展的体现,为青年人施展抱负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但集体主义精神,即顾全大局的奉献精神,依然很重要,“只讲个人发展是不行的”。 他认为应把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当作自己的座右铭,这样的品格值得我们效仿、学习。


陈老写给家乡的寄语


胸怀——海纳百川,大道致远。陈老说,现在无论是科研还是社会生活竞争都非常激烈,这常常导致一些人看到别人有所成就而心生嫉妒,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一个人要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胸怀,这并不是让我们完全牺牲自己的利益,而是要懂得合作与分享,更多地为团队的利益考虑,可以“有私”,但也要“大公”。

谋略——陈洪渊院士认为,智慧和学识是做好学术的资本,谋略是不可或缺的手段;而谋略却是可以通过后天学习、实践来获得。做学问要能吃苦,坐得冷板凳,这样才能做出一番事业来。这也是陈老心中做一名学者最基本的要求。


他的爱情:相濡以沫,白头偕老

陈老的夫人洪维琳女士是他的高中同学,毕业于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土木工程系,是桥梁设计专家,曾参加过宿迁大桥、江阴长江大桥等赫赫有名的桥梁的设计。

谈起自己的夫人,照顾与分忧他的生活负担数十年如一日!这位80岁的老人说到这些不禁哽咽,他说妻子是这些年来他最要感谢的人,二人感情非常好,从不吵架。



从当年的一个穷学生到如今耄耋之年的院士,几十年过去,夫人始终默默地照顾着陈老的一切。

当年在学时他经济条件不好。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为赡养父母、照顾经济困难的弟妹们,家庭负担沉重,妻子对此毫无怨言,还常找同事借钱解围。

结婚的时候,一个月工资只有53.4元的陈老花了10元买了一块题名绸缎,当时的南大校长郭影秋在上面题诗“泛太湖一律”冠题名录之首,此题名绸一直被珍藏着,作为二人爱情的见证。

妻子退休后,陈老常常念叨她太过节俭, 跟不上时代的气息。 但其实,妻子早已习惯了他繁忙而不停的节奏,总是过着十分简朴的生活;自已身体不好,却无处不在细心照顾陈老。

陈老常常对这些年来因为过于忙碌而未能很好地照顾妻子感到自责,他非常珍视二人之间的情感。

善良、贤惠、温厚、谦让、节俭是陈老对夫人的评价,在他心中,这些美好的品德就是他妻子的最好写照。

正如陈老先生所言,人生在世,如同白驹过隙,要认识到自己相对于世界的渺小。然而,他用这 “渺小”的一生,在分析化学领域谱写出了一曲壮丽的篇章。

从陈老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舍弃小我后的无私奉献,看到了摒弃浮躁后的宁静致远。

这篇短短的推送写不尽陈老的一生,但希望大家能从老一辈南大人的身上,感受那以“诚”作为立身立业、为人为学之本的价值追求,以及在社会、国家发展过程中积极进取的奋斗姿态,真正做到“嚼得菜根,做得大事”。


原文来自南大研会微信

采访/ 张粲 张竞珂

文字/ 张粲 张竞珂 王一昕

部分资料/ 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

图片/ 张竞珂 网络

责编/ 吴帆 柯磊 王一昕

×

一代宗师,平淡一生深处行——访陈洪渊院士

发布者:孙晓清发布时间:2017-05-07浏览次数:167

诚意进取 | 一代宗师,平淡一生深处行

——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陈洪渊院士专访

  

他是为我国科学事业发展做出重要贡献的中国科学院院士,更是在南京大学执教逾半世纪,勇挑重担带领南大分析化学专业激流勇进的学科带头人;

他是桃李满天下,培养出一批批化学领域科研中坚力量的老师,更是心系南大发展,激励青年人勇攀科研高峰的奖学基金设立者。

他是我国分析化学领域泰斗——陈洪渊院士。



今年3月份,陈洪渊院士在弟子倡议下,慷慨解囊发起设立了南京大学陈洪渊奖学基金,为了回馈母校的培养,更为了激励青年学子勇攀科研高峰。


薛海林副校长向陈洪渊院士颁发感谢状

  

近日,南小研有幸采访到了已是八十岁高龄的陈老,让我们一起来探寻陈老的科研人生,以及他对科研、教学、生活、爱情的理念。


家国情怀:勇挑重担、奉献一生

出生在动荡年间的陈洪渊院士一生历经许多波折,学业也几经停歇才终得始终。

陈洪渊院士说,“我与同龄人不太一样,做过许多事。我搞过电子仪器、下过乡、管食堂的会计与“厨师”、办过生产半导体硅的工厂、教过工农兵学员,但从事真正意义上的科研应该还是出国留学回来以后。”



90年代以前,南京大学分析化学的主要学术带头人是高鸿院士。在他和其他前辈的带领下,南京大学分析化学专业在全国排名前三位,并在1987年被评为国家重点学科。

然而,进入90年代后,兄弟院校奋起直追,高鸿院士等老前辈又相继离校或退休,学科人才青黄不接,南京大学分析化学专业的发展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面对困难和压力,陈洪渊院士毅然担负起了领导重担。

他在团结本校师生的同时注重人才的引进,集多方力量,先后创建了南京大学分析科学研究所、生命分析化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和生命分析化学国家重点实验室,形成了以分析化学学科为核心,相关学科相互交叉合作的强大研究团队。为我国分析化学发展、学科建设和人才培养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



谈到这些了不起的成就,陈洪渊院士笑说自己从来没想过会做成今天的样子,或被评为院士获得大家的尊敬。

更多的是应该感谢学校、院系对我的支持,成就不是我个人的,是共事者的心血,是精诚团结的结果。”

谈及一直坚持科研这条路时,陈洪渊院士说,虽然现在用“报效祖国,为科学事业奋斗终生”这句话来勉励青年学者有些距离感,但这在他们读书的那个年代却是主基调。

这一路走来,他的研究方向也是在不断变化的,当然有自己的研究兴趣,但实际谈不上;更多的是考虑适应形势,与时俱进,关注我国化学学科发展的大方向。他愿意为了国家学科的发展和繁荣做出自己的牺牲和贡献。



 

传道授业:因材施教、桃李满园

作为南京大学分析化学专业的学科带头人,陈洪渊院士非常重视人才的培养,他曾当选全国模范教师、江苏省优秀研究生导师,又被评为全国先进工作者并获国家“五一劳动”奖章,更是在2015年获得《Nature》杰出导师终身成就奖。


Nature》杰出导师奖颁奖仪式


陈洪渊院士认为,作为导师仅仅传授知识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教会学生把握立身之本,建立科学的思维方式,培养他们独立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

他曾经说过,“每个学生都是独立的、有思想的人,在科学研究上一个好的导师应该培养他们成为有独立钻研能力的骏马,而不是惟命是从的绵羊。”

一方面,陈洪渊院士积极鼓励学生去多方面地学习除化学之外的基础学科的知识,比如物理、数学、生命科学等,培养他们在坚实知识基础之上的强独立性和创造性。

实际上,陈洪渊院士自己也正是这种方法的受益者。他总是愿意随时根据工作需要服从组织分配,结果却获得许多学习机会。

在本科的放射化学专业学习时,除了化学的各种基础课程之外,多学了核物理、放射化学、电子学、无线电测量等课程。后来,学校决定他作为预备教师留校并分配他到分析化学教研室任教后,又被派到当时物理系举办的两年制“无线电师训班”脱产学习二年,学了无线电理论、数学物理方程、应用电子学、脉冲技术等课程。这为他之后在涉及其他学科的前沿领域取得重要成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陈洪渊院士(中)在研究室指导学生工作


另一方面,陈洪渊院士总是鼓励自然科学类学生要关注人文科学,多读点哲学与文艺作品,提高文学素养与语言表达水平;遇到各类问题要从不同角度去思考。陈老告诉我们,他经常会从《孙子兵法》中获得处理问题的灵感。


诚意进取:实事求是,淡泊名利

对于陈老而言,几十年来获得的表彰和荣誉不胜枚举,但这些嘉奖却从来不曾成为他引以为傲的资本,相反,他坚持“实事求是,淡泊名利”的做人准则,将生活过得简单而从容。

今年已经80岁高龄的他,家住在鼓楼,却仍然坚持每天早晨9点到仙林校区的学院上班,下午6点离开学校。晚饭过后,陈老会继续处理科研工作直至晚休。

这是他几十年如一日的生活轨迹——没有花俏而浮夸内容的堆砌,却最能体现出一位科学家严谨而朴素的生活态度。


老先生有时会在办公室的书桌上写一写字


采访过老先生的媒体有许多,但他接受采访更多的是希望以自己为媒介,推动我国分析化学的研究进展和大众对该学科的了解。他并不在意这些个人的光环,反而常常为一些媒体的“夸大”而感到心急。

他告诉我们,曾经有媒体报道他因为得奖受到中央领导人的“接见”,但老先生却给我们一再强调他只是和其他科学家一起受到国家主席的“集体接见”、合影,这与单独“接见”二者之间有本质区别,这样夸大其词的报道在老先生看来,过于吹嘘而虚假,非常不真实。


生活理念:眼光、胸怀与谋略

问及陈老先生的生活理念,他说到了这个年纪,早已把一切看得很淡了。但他并不赞同“死生有命,富贵在天”的宿命论,认为这句话需要辩证地看待——人的一生中,一方面需要通过自己不断的努力去实现抱负,一方面要明白“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最后成功与否受各种因素的影响,故不要过于苛求;但在追逐的过程中,你总会收获许多珍贵的经验,只要努力了,你有成果总会被人看到。



先生告诉我们,平时给学生们讲的做科研需要铭记的三个词语:眼光、胸怀和谋略,这三个词语也一样适用于我们的生活。

眼光——无论是科研还是对待人生,都不能鼠目寸光,要有宽阔的视野,不局限于眼前得失,要志存高远。

在陈老读书的那个年代,学者们始终将国家放在第一位,将个人放在后面,陈老当年最初选择核物理专业也正因如此。

陈老坦言,现今个人的自由发展得到包容以至提倡,这是时代在发展的体现,为青年人施展抱负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但集体主义精神,即顾全大局的奉献精神,依然很重要,“只讲个人发展是不行的”。 他认为应把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当作自己的座右铭,这样的品格值得我们效仿、学习。


陈老写给家乡的寄语


胸怀——海纳百川,大道致远。陈老说,现在无论是科研还是社会生活竞争都非常激烈,这常常导致一些人看到别人有所成就而心生嫉妒,这是非常糟糕的事情。一个人要有“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胸怀,这并不是让我们完全牺牲自己的利益,而是要懂得合作与分享,更多地为团队的利益考虑,可以“有私”,但也要“大公”。

谋略——陈洪渊院士认为,智慧和学识是做好学术的资本,谋略是不可或缺的手段;而谋略却是可以通过后天学习、实践来获得。做学问要能吃苦,坐得冷板凳,这样才能做出一番事业来。这也是陈老心中做一名学者最基本的要求。


他的爱情:相濡以沫,白头偕老

陈老的夫人洪维琳女士是他的高中同学,毕业于南京工学院(现东南大学)土木工程系,是桥梁设计专家,曾参加过宿迁大桥、江阴长江大桥等赫赫有名的桥梁的设计。

谈起自己的夫人,照顾与分忧他的生活负担数十年如一日!这位80岁的老人说到这些不禁哽咽,他说妻子是这些年来他最要感谢的人,二人感情非常好,从不吵架。



从当年的一个穷学生到如今耄耋之年的院士,几十年过去,夫人始终默默地照顾着陈老的一切。

当年在学时他经济条件不好。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为赡养父母、照顾经济困难的弟妹们,家庭负担沉重,妻子对此毫无怨言,还常找同事借钱解围。

结婚的时候,一个月工资只有53.4元的陈老花了10元买了一块题名绸缎,当时的南大校长郭影秋在上面题诗“泛太湖一律”冠题名录之首,此题名绸一直被珍藏着,作为二人爱情的见证。

妻子退休后,陈老常常念叨她太过节俭, 跟不上时代的气息。 但其实,妻子早已习惯了他繁忙而不停的节奏,总是过着十分简朴的生活;自已身体不好,却无处不在细心照顾陈老。

陈老常常对这些年来因为过于忙碌而未能很好地照顾妻子感到自责,他非常珍视二人之间的情感。

善良、贤惠、温厚、谦让、节俭是陈老对夫人的评价,在他心中,这些美好的品德就是他妻子的最好写照。

正如陈老先生所言,人生在世,如同白驹过隙,要认识到自己相对于世界的渺小。然而,他用这 “渺小”的一生,在分析化学领域谱写出了一曲壮丽的篇章。

从陈老的身上,我们看到了舍弃小我后的无私奉献,看到了摒弃浮躁后的宁静致远。

这篇短短的推送写不尽陈老的一生,但希望大家能从老一辈南大人的身上,感受那以“诚”作为立身立业、为人为学之本的价值追求,以及在社会、国家发展过程中积极进取的奋斗姿态,真正做到“嚼得菜根,做得大事”。


原文来自南大研会微信

采访/ 张粲 张竞珂

文字/ 张粲 张竞珂 王一昕

部分资料/ 20世纪中国知名科学家学术成就概览

图片/ 张竞珂 网络

责编/ 吴帆 柯磊 王一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