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东奇:我为什么捐设AIQ基金?

发布者:孙晓清发布时间:2017-05-08浏览次数:137

  

  

我为什么捐设AIQ基金?

在南京大学钱东奇人工智能与量子物理基金捐赠仪式上的讲话

钱东奇 (科沃斯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南大校友)

201755

    

尊敬的陈校长,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大家好!

感谢学校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为什么要捐款设立AIQ基金。

作为南大的校友在2015年新生开学典礼上做过一个报告,谈到了当年为什么研究生毕业后选择下海经商的原因。现在细想起来就应该是个公私兼顾。我们国家当年真的太穷,穷则思变,国家开启了改革开放大幕,百废待兴。然而日本的经济甩开我们不知多少条街,那个年代的日本,几乎要称霸世界,全世界都在学习日本,在我的内心除了羡慕还是羡慕,当然那时候也没有那么多的抗日神剧。当时关于日本的信息我是很关注的,在图书馆看到一本书,讲的是日本经济起飞的故事书,顺手借过来放边上,教科书读得没劲了就拿它翻翻,那本书的一个重要观点是日本的一代企业家,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丰田喜一郎等人不懈努力打造的企业造就了日本战后经济的起飞。说心里话我们那个年代的人真的都蛮忧国忧民的,国门打开后看到自己的国家被人家甩了那么多条街,而且是小日本,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回过头来看,即使按积满学分做出合格论文的最低要求,在南大也算是读了不少书,哪一本书印象更深,哪门课更加有用还真的不好说了,实业报国的大道理在这之前也有耳闻,但是这本书阐述的观点真的把我给电到了,它让我自己内心很具体的萌发了投身商业,实业报国的想法。另一方面我研究生毕业也面临着下一步怎么走的考量,我们住的宿舍对面就是教师宿舍,从我们房间看过去就是当年我们哲学系最年轻副教授张继武老师的家,那是一个筒子楼,他们夫妻俩也只分到一间房,经常从我们这边窗户被看过去,张老师吃饭阅读写作用的都是靠窗口的那一张桌子,可想而知,他们家有多小。而我研究生刚毕业,要达到他那个地步还得熬好几年,我已经年至三十,找对象成家也是眼前的一件蛮急切大事,可是连一间房都没有又还怎么结婚成家?生活不能基本稳定又怎么安心下来做学术研究?一公一私促使我放弃做研究下海经商去了,那是1987年。

星转斗移,商海沉浮一转眼三十年过去了,自己在经商的这条路上已经经历了大半个人生,虽然没有做到像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等人那样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那么大的贡献。但是实业报国的这颗初心一直未曾改变,哪怕是自己所创办的科沃斯机器人只是助推中国经济发展的一颗小小的螺丝钉,我和我们公司的同事们内心的感觉还是十分之神圣的。再看今日之中国,我们在经济上已经反过来把日本甩了不止几条街了,国家的综合实力也经今非昔比。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也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如果我们冷静下来再看看另外一些指标。每年全球大学排名的国家分布;每年诺贝尔奖获得人数的国家分布;突然发现,我们的地位并没有上升,还是那么的远远落在后面。我们虽然有理由相信未来三十年,中国将有机会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但是如果我们的基础理论研究搞不上去,我们的教育搞不上去,我们的大学综合水平不如别人,那么我们经济发展的后劲肯定是不足的,因为今日之经济发展的原动力来自技术进步,基础理论研究之突破是技术进步的基石,大学的综合水平又是基础理论研究的基本支撑,这些都是基础建设。展望未来三十年我们再次处在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上,其中一个重要的特征就大学基础建设水平的提升。我们不能只谈大学的技术用于眼前的经济发展而不重视长远的基础理论研究和储备;我们不能只让学生们考虑眼前的创新创业,而轻视基础理论人才的培养。创新创业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厚此薄彼,从长远来看把基础夯实或许更加重要。

虽然眼前的大趋势下这种观点似乎不太符合潮流,但是我们不但要呼吁,更要有所行动。国家的大政方针我们没法左右,但是社会的自发行动我们可以身体力行。AIQ基金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而设立的。

这个基金相对于奖励那些已经获得卓越研究成果的基金而言有一定区别,后者是奖励已经爬上山顶摘取了皇冠上的明珠的科学家们。如果我们把这种牵引型基金称之为锦上添花的话。AIQ是助推正在向山上爬行的研究人员,是雪中送炭。必须承认,正在向山上爬行的人们未必都能到达山顶并摘取那颗明珠,但是概率论告诉我们,事件必然发生的条件是足够多的有效的样本数,只要培养足够多的登山者,助推足够多的正在爬山的人们,就一定会有一部分人登上山顶并摘取那颗皇冠上的璀璨明珠。

再谈谈这个基金为什么用来助推人工智能和量子力学的交叉学科。我必须坦白,这里也有我个人的一点点情节。因为我大学学的是物理,对于量子物理情有独钟。读研时候虽然人在哲学系但是研究的课题就是波尔和爱因斯坦关于量子物理所阐述原理是否代表自然界本身的规律之争论。这个议题直接导致量子纠缠是否存在的理论和实验的探索。三十年前我丢下没有结论的研究课题下海经商去了,这几年这个课题又大热起来,而且取得了重大突破,人们不但证明了量子纠缠的存在,而且正在应用到通讯及计算机领域。另一方面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兴未艾,无论是用人工智能的方法研究量子物理,还是通过研发量子计算机助推人工智能的发展都是十分有意义的,新的研究成果开始不断涌现。这些真的激起了我内心的波澜,让我为之振奋。看来,我这个人对于量子物理还是很有情怀的。不过谈对于量子物理的情怀和对于他东西的情怀是有本质区别的。因为从量子物理基本精神出发,没有被测量到的情怀那不叫情怀,那只能是具备一定概率的状态。那么我的情怀怎么才能被他测量到呢?面对神圣的量子物理宫殿以及神奇无比的人工智能,对于我这个已经从商三十年的商人而言,除了钱已经一无所有了。于是捐款并设立AIQ基金就成为唯一选项了。看来又是一个公私兼顾啊。

十分感谢南京大学物理学院的李建新院长和其他院系领导在筹备AIQ基金工作中所给予的大力支持。感谢南京大学接纳我的捐款并给予AIQ基金大力支持。我想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在今天这样繁华浮躁的社会中,希望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给予那些耐得住寂寞,夜以继日探究未知世界并试图发现其基本规律的探索者们最大的敬意和支持,哪怕他们还在半山腰上,哪怕他们未必就能爬上山顶。展望未来三十年,如果我们国家能够培养越来越多的登山选手,在攀登山顶摘取科学皇冠的登山路上遍布登山者,而且还有更多的志愿者为他们助威呐喊,送茶端水。做他们的粉丝。中国必将成为引领世界发展的火车头。相信南京大学一定会在这一过程中发挥其更大的作用。

(根据钱东奇先生现场讲话录音整理)

责编:王静仪 孙晓清

  

新闻网新闻链接  

校友代表、科沃斯机器人有限公司创始人、科沃斯集团董事长钱东奇在南京大学举行2015级本科新生开学典礼暨军训动员大会上的发言  

×

钱东奇:我为什么捐设AIQ基金?

发布者:孙晓清发布时间:2017-05-08浏览次数:137

  

  

我为什么捐设AIQ基金?

在南京大学钱东奇人工智能与量子物理基金捐赠仪式上的讲话

钱东奇 (科沃斯机器人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南大校友)

201755

    

尊敬的陈校长,各位老师,各位同学:

  大家好!

感谢学校给我这个机会让我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为什么要捐款设立AIQ基金。

作为南大的校友在2015年新生开学典礼上做过一个报告,谈到了当年为什么研究生毕业后选择下海经商的原因。现在细想起来就应该是个公私兼顾。我们国家当年真的太穷,穷则思变,国家开启了改革开放大幕,百废待兴。然而日本的经济甩开我们不知多少条街,那个年代的日本,几乎要称霸世界,全世界都在学习日本,在我的内心除了羡慕还是羡慕,当然那时候也没有那么多的抗日神剧。当时关于日本的信息我是很关注的,在图书馆看到一本书,讲的是日本经济起飞的故事书,顺手借过来放边上,教科书读得没劲了就拿它翻翻,那本书的一个重要观点是日本的一代企业家,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丰田喜一郎等人不懈努力打造的企业造就了日本战后经济的起飞。说心里话我们那个年代的人真的都蛮忧国忧民的,国门打开后看到自己的国家被人家甩了那么多条街,而且是小日本,整个人都不好了。现在回过头来看,即使按积满学分做出合格论文的最低要求,在南大也算是读了不少书,哪一本书印象更深,哪门课更加有用还真的不好说了,实业报国的大道理在这之前也有耳闻,但是这本书阐述的观点真的把我给电到了,它让我自己内心很具体的萌发了投身商业,实业报国的想法。另一方面我研究生毕业也面临着下一步怎么走的考量,我们住的宿舍对面就是教师宿舍,从我们房间看过去就是当年我们哲学系最年轻副教授张继武老师的家,那是一个筒子楼,他们夫妻俩也只分到一间房,经常从我们这边窗户被看过去,张老师吃饭阅读写作用的都是靠窗口的那一张桌子,可想而知,他们家有多小。而我研究生刚毕业,要达到他那个地步还得熬好几年,我已经年至三十,找对象成家也是眼前的一件蛮急切大事,可是连一间房都没有又还怎么结婚成家?生活不能基本稳定又怎么安心下来做学术研究?一公一私促使我放弃做研究下海经商去了,那是1987年。

星转斗移,商海沉浮一转眼三十年过去了,自己在经商的这条路上已经经历了大半个人生,虽然没有做到像松下幸之助,本田宗一郎等人那样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做出那么大的贡献。但是实业报国的这颗初心一直未曾改变,哪怕是自己所创办的科沃斯机器人只是助推中国经济发展的一颗小小的螺丝钉,我和我们公司的同事们内心的感觉还是十分之神圣的。再看今日之中国,我们在经济上已经反过来把日本甩了不止几条街了,国家的综合实力也经今非昔比。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也只是时间问题。

可是如果我们冷静下来再看看另外一些指标。每年全球大学排名的国家分布;每年诺贝尔奖获得人数的国家分布;突然发现,我们的地位并没有上升,还是那么的远远落在后面。我们虽然有理由相信未来三十年,中国将有机会成为引领世界经济发展的火车头,但是如果我们的基础理论研究搞不上去,我们的教育搞不上去,我们的大学综合水平不如别人,那么我们经济发展的后劲肯定是不足的,因为今日之经济发展的原动力来自技术进步,基础理论研究之突破是技术进步的基石,大学的综合水平又是基础理论研究的基本支撑,这些都是基础建设。展望未来三十年我们再次处在了一个关键的转折点上,其中一个重要的特征就大学基础建设水平的提升。我们不能只谈大学的技术用于眼前的经济发展而不重视长远的基础理论研究和储备;我们不能只让学生们考虑眼前的创新创业,而轻视基础理论人才的培养。创新创业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厚此薄彼,从长远来看把基础夯实或许更加重要。

虽然眼前的大趋势下这种观点似乎不太符合潮流,但是我们不但要呼吁,更要有所行动。国家的大政方针我们没法左右,但是社会的自发行动我们可以身体力行。AIQ基金就是基于这样的想法而设立的。

这个基金相对于奖励那些已经获得卓越研究成果的基金而言有一定区别,后者是奖励已经爬上山顶摘取了皇冠上的明珠的科学家们。如果我们把这种牵引型基金称之为锦上添花的话。AIQ是助推正在向山上爬行的研究人员,是雪中送炭。必须承认,正在向山上爬行的人们未必都能到达山顶并摘取那颗明珠,但是概率论告诉我们,事件必然发生的条件是足够多的有效的样本数,只要培养足够多的登山者,助推足够多的正在爬山的人们,就一定会有一部分人登上山顶并摘取那颗皇冠上的璀璨明珠。

再谈谈这个基金为什么用来助推人工智能和量子力学的交叉学科。我必须坦白,这里也有我个人的一点点情节。因为我大学学的是物理,对于量子物理情有独钟。读研时候虽然人在哲学系但是研究的课题就是波尔和爱因斯坦关于量子物理所阐述原理是否代表自然界本身的规律之争论。这个议题直接导致量子纠缠是否存在的理论和实验的探索。三十年前我丢下没有结论的研究课题下海经商去了,这几年这个课题又大热起来,而且取得了重大突破,人们不但证明了量子纠缠的存在,而且正在应用到通讯及计算机领域。另一方面人工智能的发展方兴未艾,无论是用人工智能的方法研究量子物理,还是通过研发量子计算机助推人工智能的发展都是十分有意义的,新的研究成果开始不断涌现。这些真的激起了我内心的波澜,让我为之振奋。看来,我这个人对于量子物理还是很有情怀的。不过谈对于量子物理的情怀和对于他东西的情怀是有本质区别的。因为从量子物理基本精神出发,没有被测量到的情怀那不叫情怀,那只能是具备一定概率的状态。那么我的情怀怎么才能被他测量到呢?面对神圣的量子物理宫殿以及神奇无比的人工智能,对于我这个已经从商三十年的商人而言,除了钱已经一无所有了。于是捐款并设立AIQ基金就成为唯一选项了。看来又是一个公私兼顾啊。

十分感谢南京大学物理学院的李建新院长和其他院系领导在筹备AIQ基金工作中所给予的大力支持。感谢南京大学接纳我的捐款并给予AIQ基金大力支持。我想这仅仅是一个开始。在今天这样繁华浮躁的社会中,希望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社会给予那些耐得住寂寞,夜以继日探究未知世界并试图发现其基本规律的探索者们最大的敬意和支持,哪怕他们还在半山腰上,哪怕他们未必就能爬上山顶。展望未来三十年,如果我们国家能够培养越来越多的登山选手,在攀登山顶摘取科学皇冠的登山路上遍布登山者,而且还有更多的志愿者为他们助威呐喊,送茶端水。做他们的粉丝。中国必将成为引领世界发展的火车头。相信南京大学一定会在这一过程中发挥其更大的作用。

(根据钱东奇先生现场讲话录音整理)

责编:王静仪 孙晓清

  

新闻网新闻链接  

校友代表、科沃斯机器人有限公司创始人、科沃斯集团董事长钱东奇在南京大学举行2015级本科新生开学典礼暨军训动员大会上的发言